spn女孩绝不认输

我,嫖粮的,没了。

A Silent Man(2)

摄影爱好者米x轻度抑郁作家卡
普通人au
私设如山ooc多

视角2
#少量Megsitel出现

        我的名字是,Castiel Novak。顺便,我是个作家,至少在世人眼中,我是的。我从来不认为自己在写作上面有什么造诣,也不觉得自己的人生有多少像平凡人。
        我甚至觉得为人太痛苦。
        我搞砸的一切,我搞混的所有,都是些我无法偿还的罪。
        我的父亲大概是恨我,恨我让那个被称为是我的母亲的女人去世,恨我的降生。
        我的哥哥们恨我,恨我这样一个陌生的生命夺去了他们的母亲。
        逼走了他们的父亲。
        外人都说我是冰冷的,像一只只可远观的瓷娃娃,高贵,而不可靠近。
        我反而觉得自己更像是哥哥们的吊线木偶,卑贱,无论合适都只有听话这一个选项。
        离开哥哥们漂泊的时候大概是自己在大学,开始的那几年我感受到的是前所未有的自由。
        可很快,现实就让我感受到了融入人群的不易。我不善于与人交流,甚至是害怕与人相处。
        大概是天父给我唯一的幸运吧,我有一个很要好的朋友。
        他叫Dean Winchester。
        他与我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但是他很乐于接纳我进入他的世界。
        他有一个弟弟,没记错的话那个男孩儿好像叫Sam,听他的描述那应该是个很优秀,且讨喜的孩子。
        在Winchester家里度过的每一个节日都令自己难忘。
       尤其是他们慈爱的母亲Mary,和不曾在夜晚缺席的父亲John。
        这也许,就是正常的家庭的样子吧。
        我羡慕这个家庭。
        羡慕这两个姓Winchester的男孩。
    
        回过看我自己的哥哥们。
        独裁专治的Michael。
        性格诡谲的Lucifer。
        唯一算得上正常的是Gabriel。至少在他离开家之前,自己呆在他的保护伞下还算是个正常孩子。
        “我要走了,Castiel。”
        “记得不要成为Michael或是Lucifer的小玩偶。”
        “到了大学,你会摆脱这里的。”
       “嘿,别将任何人的离开当作是你的错。”
       “鸟儿终将有离巢的那一天,那时,你也可以像我一样。保重,Cassie。”
        Gabriel说过他会回来看我。
        可我没有等到他。
        至少是离家之前,一次都没有。
        在离开那座冰冷的房子最后一刻前,我站在Gabriel一尘不染的房间里。我没有忘记过帮他打扫,一切如旧,我觉得他会回来。
        我天真地觉得他会回来。他却只是比自己更早,逃离这个早已称不上家的地方。
        我把那一叠明信片点燃,任由我对Gabriel的给予一次又一次的期盼飘散在炽热的空气中。
        再见,哥哥们。
       
        回过头来的时候,发现已经浑噩地度完了学生时代。
        其实自己也是一个医生。
        Novak家族本身就是一个医者世家。
        即使我脱离了家族,却还是呆在医者的路上。
        学医救不了自己。
        写作原本只是爱好。
        后面却生成了自己的全部。
       
        Dean成了一名优秀的医师,自己却弃了医者的路选择了写作。他做得很好,疾病中受难的人们被他的温柔所感化,他们都很喜欢他。
        我也是。
        我甚至妒忌那些可以得到他微笑的病人。 
        但我也由衷地为他感到高兴。他做得很棒,他值得被这个世界以温柔相待。
        Dean后来遇到了Lisa。
        我的阳光,便属于她了。
        再见,Dean。
      
        参差不齐的数值与苍白的字样诉说着一个我不愿意承认的现实。一个我觉得不可思议的现实。
        “您大概是抑郁了,Mr.Novak。”
         “最好用药物调剂一下。”
         那个医生话很少,他甚至在我思考问题的答案时给他的同事打了个电话。
        吃药很麻烦,但又一定得吃,我别无选择。
        “那个所谓的专家就是个混蛋对吧?”
        “嘿,你真可爱,要不要一起喝杯咖啡?”
        Meg的眼睛像那醉人的葡萄,甜蜜得令人痴迷。她和我短暂的一生中遇到的所有女性都不同。
       她拥有白皙而精致的面庞,夜空般的瀑布长发规规矩矩地束在脑后。她小恶魔一样的性格和舌头却意外地让自己喜欢。
        她是我的女武神。
        她又为我撑起了保护伞。
        “这些药物都算是镇定剂,如果我是你,我最好离它们远一点。”
        Meg是个有趣的女性,她似乎对自己有着浓郁的兴趣与耗不完的耐心。自那次在酒吧里拗不过她,让她送自己回家,她便成了除房东太太以外,这宿阴暗的屋瓦里第一位客人。
       “不得不说,你真该好好收拾一下,大文豪。”
       她进门后的第一个评价倒没出乎我意料。
       那天晚上我很困。我记不清自己到底喝了多少,反正足以让我泡在醉意中忘却现实。
        Meg什么时候离开的我记不清了。
        第二天早上我是在热牛奶的香气中醒过来的。Meg盖紧了装着牛奶的保温杯,浅笑着看过我的方向。
        “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不要试图给自己磨咖啡,咖啡机旁的咖啡豆被我藏起来了。牛奶,解解酒。”
        木讷地打量着白盘子里精致的三明治,和玻璃杯里冒着白气的牛奶,已经孤零零坐落在柜子旁的咖啡机。还有一旁托着腮朝自己挑眉的Meg。
        动作僵硬地咬下一口三明治,幸福感在舌尖炸开,久违的温暖在她这份细心关照之中回到自己身旁。
        她便成了这里唯一的常客。
        再后来,她直接搬了进来。
        “总有人要监督你这个废寝忘食只爱文学的情绪帝好好生活。”
        我拗不过她,她总是让我没有办法拒绝。

      又一次,她将我倒在手中的药丸扔回了药瓶,Meg不喜欢我吃药。这次她却没有急着先把药瓶藏起来,而是把一张字迹娟秀的信封放在我的书稿上。
        “一封邀请函。”
        “来自风衣宝宝的保姆Meg。”
        上面只有一句话。
         “能送给我你的明天么?”
        迷茫地盯着她闪烁着祈求的眼睛,希望能在里面找出答案。
        “可以吗,克莱伦斯。”
         “如果我说可以呢?”
         “答案在明天。”

         是一片花海。这个地方我记得,是医院附近的公园里。蜜蜂在花丛中舞动出自己的言语,轻轻地汲取甜香的蜂蜜。这让自己不禁感慨大自然工程的神奇,花香中裹着叶的苦涩,可蜂蜜中,却是纯粹的甜。
         我喜欢蜜蜂,和它们的巢,还有蜂蜜。
         “很漂亮,对吧?这是我小时候时……一直在幻想的,和我的独角兽,一起漫步在花海里……”
         Meg她微笑着看向我,花海将她映衬得很美,我想不到过多的形容,我想就这样看着只倒映在我眼中的她。
        “你是独一无二的,Castiel。”
        “你就是我的独角兽。”
        那一刻仿佛冻结在了花香里,Meg轻轻地说出那三个词让我感受到了过分的不真实,一切跟梦没有区别。
 
      “Be my valentine,Castiel.”
        暂入虚无的脑袋里不加思索便接了下一句话。
       “If my answer is yes,will you marry me?”
        “Hell yes.”
        紧接着便是一句不带犹豫的答案。

        我最喜欢她的笑容。没有那种被尘世束缚的样子,眼神里闪烁的是让我自由的指引。
          那是第一次拥抱。第一次如此近感受到她的体温,和她身上淡雅的薰衣草香。她轻轻地吻着我,细水流长的温柔包裹着我,我只想要挽住这份温柔,永远不放开。
        因为这保护着我。

        直到Meg趁我分心的间隙摸出了我口袋里的药瓶掂了掂,看着我,我才知道有一次输在了她的小把戏底下。
        “在我的眼皮底下,不许吃,也不许藏。”

         “我想……我食言了。”
        她的温度在流逝,我攥紧那只微凉的手,试图传递出自己的温度。
        “代替我活完我没有活到的日子……不许给我在那边这么早看见你……Castiel。”
        “你欠我的。”
        “我也欠你的。”
        
        如她想要的那样,她以Mrs.Novak的名义沉睡在了土壤之中。
        当警方告诉我袭击中的犯人被抓到时,我去看了下那个可悲的人。那个可怜的人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对尘世的愤怒是多么荒谬,多么无用。他只是在铁栅栏的另一旁挑着嘴角看着我,露出一个令我作呕的笑容。
         “那女的死透了对吧。说真的,你这呆子,还真不配拥有这么漂亮的女人。”
        “我看不出来你哪里配得上对我的未婚妻评头论足。”
        平静地驳回了他的挑衅,其实在脑海中,早已在短暂的时间之中构思了许多种他的死亡方式。
        复仇并不能解决什么,我知道。
        我选择逃避,忘却。
        我将一切属于她的痕迹埋藏起来。
        用药物,和酒精,试图温暖自己失去温度的心脏。
        又一次,离开了。
        我在微醺的夜里轻轻摩挲着无名指上崭新的婚戒。
        就算我是个医生,也救不了Meg。
       
        不知道一个人过了多久。直到我发现了有人闯入了我的生活。
        那是个高大健壮的年轻男人,拥有着秀气亲和的五官和一头柔软的栗色秀发,经常在自己不注意的时候用他手中的相机收录下自己的身影。
        这种感觉很奇怪,我并不恼火他的做法,反而很高兴有人能注意到我,能将目光放在我的身上。
         我没有戳穿他的任何一次。我就这样与他保持着一层微妙的联系。
         我只见过他一次,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
         虽然对他有一种说不出的好感,但是自己清楚没有勇气去靠近,去深入他的生活。
         因为我清楚,我身边的人,最终都会以各种不友好的方式离开。
         我害怕再一次。

         也许是厌倦了空虚。我决定去寻找死亡。
         我很害怕这样,也很犹豫这个抉择。
         我决定把注压在了那个男人的身上。 
         我害怕去死,但虚无的感觉在催促我结束这一切。可我更想要被拯救。
        我站在水波微漾的湖边,抬头寻找着他的身影。看到他就在自己身旁的不远处,心中有了一丝安慰。
         释怀地扯出一个笑容给他,算是求救的暗示。
        说出了长久以来的第一次问好。
        “Hello.”
        “And goodbye.”

        冰凉的水包裹着我,他的惊呼穿透湖水微弱地传入我的耳畔。视野渐渐暗下时,看到一阵激起的水花,和一只伸向自己的手。
        
         这一刻我意识到,我注定是想要被拯救。

tbc
         

A Silent Man(1)

摄影爱好者米x轻度抑郁作家卡
(普通人au)
单向暗恋+独白式表述+是甜的
ooc多
窝布吉岛能写多长
视角1

         Castiel Novak,是他的名字。
         普通得像一粒沙子,像一粒飘入空中便找不着的沙子。
         他不太喜欢主动说话,甚至有时表现得像害怕与人相处。
         他更像是沙漠中一粒冰冷的沙子。
         他喜欢风衣,淡淡的卡其色,一年四季都没有让它离开过自己的身。
         他不善言辞,但他的声音让人心安。
         他的嗓音像是苦涩的黑咖啡中半融的砂糖,粗糙而细腻。
         镜头捕捉到的,只有他的背影。
         那次在出版社里他一头撞在了自己身上,湛蓝的眼睛里闪烁着茫然。他像一只受惊的兔子一样吞吞吐吐地道着歉。有些邋遢的碎胡茬盖住了他羞起的粉红。
        他在自己的印象里更像一个初来乍到的实习生。
        但他不是,身旁的编辑告诉自己了他的名字。
        那是自己离偶像最近的一次。
        也是第一次。
        学生时代不知道收集了多少本Mr.Novak的作品,那些翻到皱破的杂志,少年刊物,单本作品,凡是有他作品的书刊,他的文章,是孤寂的少年时代里伴于自己的所有。
        柔和细腻的文风,似是柔声细语的字句简单平淡地诉说着他倾心编织的,震撼人心的故事。
        他的文字简单易懂,在对生活频频的失望中,描绘着繁星般充满温柔的希望。
        那时,总是用着稚嫩的言语,用笔,去拼命模仿他笔下的一切。却总被评价文章中只有拙劣的悲伤。
        为了更加靠近他,自己成了一名业余作家。自己的主业,鬼使神差的,是一名律师。
        感性和理性间的冲突,在自己脑子里爆发已是家常便饭。但在他面前,一切的一切,只是虚无。
        少年时总认为他是一名慈爱可人的女性。
        不曾想过他竟是一个短发被风吹得凌乱,脸上铺满了细碎胡茬的中年男性,常年穿着一件洗得褪了色,上面还沾着一点写作时常蹭到的墨水。
        可是抛开这些不管,他的长相很精致,像是油画里的天使。
        他的确是个天使。
        他的确是自己的天使。
        无可救药地,想要深入他更多。
       
        美名其曰城市风景摄影,可在人工绿化与冰冷建筑之间,总是会携着那个小巧的卡其色。
        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对摄影感兴趣,对他感兴趣,却是无可否认的。
        他是自己镜头中的所有。
        他像是一个学生。
        又或是像一个学者。
        总之,他是个文人。
        书本和他袖口上的墨水渍,有意无意地向人透发着主人那醉人的书香气息。
        在他不知道的时候逐渐闯进他生活的外围,用镜头捕捉着令自己心安的卡其色。
        傍晚的公园里静悄悄,湖水的气息乘着凉风扑到自己脸上,端着相机的手有些发僵。
        真冷啊。
        他是个喜欢小动物的人。
        照片里的花海中,那一抹卡其色证明了这点。
        寒风凛冽的傍晚,灰白相间的鸽子咕咕地叫着,在阳光渲染得金黄的水泥地上蹦跳着,啄着从他手心里飘落下的饼干屑。
        他笑了。
        生硬,而又小心翼翼。
        快门声吓得自己也一个寒颤。
        鸽子像蒲公英的种子那样哗哗地飞向空中,只留下他一个人在无措地望着天空。
        另一个端着相机的人在翠叶的簇拥下踱着步子出来,暗金的短发在凉风中飘扬着,不羁的笑容从男人略显沧桑的脸上扬起,目光锁着本应该是自己镜头中的主角。
        这下好了,长焦镜头照出来的,全是鸽子。
        Lucifer,那个不速之客的名字。
        如果没记错的话,他应该是Castiel的专属,摄影师。
         Lucifer拥有自己望尘莫及的摄影技术,简单构图中的动态瞬间,静默的一切,甚至每一处微小的光影都为他的镜头所驯服。
         他是最棒的,也是最配得上他的。
        当Lucifer闯入自己的镜头时,画面仿佛都因他而黯淡了。
        他是一片遮住星星的阴云。
        遮住了自己的明星。
        Lucifer的手搭在Castiel卡其色的风衣上,挑着佯装轻佻的笑容凑近他的耳旁,轻轻耳语着。
        他又笑了。
        这个笑容却不是属于自己的。
        眼前的画面像碎成了一块一块尖锐的玻璃渣,浅浅地刺中自己的心脏,酥痛的感觉让自己萌生出了怪异的心情。
        不想让他与别人有接触。
        他只能属于自己,也只能孤单一人。
         只想冲上去搂住他略微单薄的肩,云淡风轻地和那个嬉皮笑脸的混蛋打招呼。
        但又不能。
        自己在他的生命中,又算什么呢?
       
         很往常的一个傍晚。
         假装是风景摄影爱好者,镜头有意无意地放在人工湖旁的卡其色。
       
         他站在湖边,神色专注地盯着湖水。
         突然,他抬头张望。
         第二次,与他的视线相交。
         他笑了。
         一个送给自己的笑。
         心跳仿佛就静止在了这一刹。
        
         "Hello."
         "And goodbye."
          小小的卡其色淌入了烧成金红的湖水中,漾起了好似焰火的水花。
         像是天使,坠入了炼狱之火。
         不管不顾地扔下价格不菲的相机,飞奔着冲向渐渐沉入湖水的他。
         "Castiel,don't!"

tbc.

有点感动肾五的迟钝从来都是新版本两个月以后真的受不了我懒才自己更新app(装傻

好了我满了。
我长跑再争跑第一位我是傻。

想拉二胡了(捂心口

还有三周就体考。
zx你逗我玩儿呢。)

【抢救不过来了体能

糊了个头像

想二刷。
超赞的呜哇哇!!!😭

今天超背。
错过片头七分钟不说。
放映期间还有人吵架。
全景声都盖不住。
喂兄die你踹人家小姑娘椅背就算了还骂人这怎么回事啊。)


吵的时候还刚好是玫瑰的特写我aksjjsljgfghsj🙄️
潮潮的声音都听不见了。
sadddddddˊ_>ˋ

吸吸R
超久没画过龟龟了x

是私设把帽子摘下来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