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n女孩绝不认输

我,嫖粮的,没了。

A Silent Man(1)

摄影爱好者米x轻度抑郁作家卡
(普通人au)
单向暗恋+独白式表述+是甜的
ooc多
窝布吉岛能写多长
视角1

         Castiel Novak,是他的名字。
         普通得像一粒沙子,像一粒飘入空中便找不着的沙子。
         他不太喜欢主动说话,甚至有时表现得像害怕与人相处。
         他更像是沙漠中一粒冰冷的沙子。
         他喜欢风衣,淡淡的卡其色,一年四季都没有让它离开过自己的身。
         他不善言辞,但他的声音让人心安。
         他的嗓音像是苦涩的黑咖啡中半融的砂糖,粗糙而细腻。
         镜头捕捉到的,只有他的背影。
         那次在出版社里他一头撞在了自己身上,湛蓝的眼睛里闪烁着茫然。他像一只受惊的兔子一样吞吞吐吐地道着歉。有些邋遢的碎胡茬盖住了他羞起的粉红。
        他在自己的印象里更像一个初来乍到的实习生。
        但他不是,身旁的编辑告诉自己了他的名字。
        那是自己离偶像最近的一次。
        也是第一次。
        学生时代不知道收集了多少本Mr.Novak的作品,那些翻到皱破的杂志,少年刊物,单本作品,凡是有他作品的书刊,他的文章,是孤寂的少年时代里伴于自己的所有。
        柔和细腻的文风,似是柔声细语的字句简单平淡地诉说着他倾心编织的,震撼人心的故事。
        他的文字简单易懂,在对生活频频的失望中,描绘着繁星般充满温柔的希望。
        那时,总是用着稚嫩的言语,用笔,去拼命模仿他笔下的一切。却总被评价文章中只有拙劣的悲伤。
        为了更加靠近他,自己成了一名业余作家。自己的主业,鬼使神差的,是一名律师。
        感性和理性间的冲突,在自己脑子里爆发已是家常便饭。但在他面前,一切的一切,只是虚无。
        少年时总认为他是一名慈爱可人的女性。
        不曾想过他竟是一个短发被风吹得凌乱,脸上铺满了细碎胡茬的中年男性,常年穿着一件洗得褪了色,上面还沾着一点写作时常蹭到的墨水。
        可是抛开这些不管,他的长相很精致,像是油画里的天使。
        他的确是个天使。
        他的确是自己的天使。
        无可救药地,想要深入他更多。
       
        美名其曰城市风景摄影,可在人工绿化与冰冷建筑之间,总是会携着那个小巧的卡其色。
        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对摄影感兴趣,对他感兴趣,却是无可否认的。
        他是自己镜头中的所有。
        他像是一个学生。
        又或是像一个学者。
        总之,他是个文人。
        书本和他袖口上的墨水渍,有意无意地向人透发着主人那醉人的书香气息。
        在他不知道的时候逐渐闯进他生活的外围,用镜头捕捉着令自己心安的卡其色。
        傍晚的公园里静悄悄,湖水的气息乘着凉风扑到自己脸上,端着相机的手有些发僵。
        真冷啊。
        他是个喜欢小动物的人。
        照片里的花海中,那一抹卡其色证明了这点。
        寒风凛冽的傍晚,灰白相间的鸽子咕咕地叫着,在阳光渲染得金黄的水泥地上蹦跳着,啄着从他手心里飘落下的饼干屑。
        他笑了。
        生硬,而又小心翼翼。
        快门声吓得自己也一个寒颤。
        鸽子像蒲公英的种子那样哗哗地飞向空中,只留下他一个人在无措地望着天空。
        另一个端着相机的人在翠叶的簇拥下踱着步子出来,暗金的短发在凉风中飘扬着,不羁的笑容从男人略显沧桑的脸上扬起,目光锁着本应该是自己镜头中的主角。
        这下好了,长焦镜头照出来的,全是鸽子。
        Lucifer,那个不速之客的名字。
        如果没记错的话,他应该是Castiel的专属,摄影师。
         Lucifer拥有自己望尘莫及的摄影技术,简单构图中的动态瞬间,静默的一切,甚至每一处微小的光影都为他的镜头所驯服。
         他是最棒的,也是最配得上他的。
        当Lucifer闯入自己的镜头时,画面仿佛都因他而黯淡了。
        他是一片遮住星星的阴云。
        遮住了自己的明星。
        Lucifer的手搭在Castiel卡其色的风衣上,挑着佯装轻佻的笑容凑近他的耳旁,轻轻耳语着。
        他又笑了。
        这个笑容却不是属于自己的。
        眼前的画面像碎成了一块一块尖锐的玻璃渣,浅浅地刺中自己的心脏,酥痛的感觉让自己萌生出了怪异的心情。
        不想让他与别人有接触。
        他只能属于自己,也只能孤单一人。
         只想冲上去搂住他略微单薄的肩,云淡风轻地和那个嬉皮笑脸的混蛋打招呼。
        但又不能。
        自己在他的生命中,又算什么呢?
       
         很往常的一个傍晚。
         假装是风景摄影爱好者,镜头有意无意地放在人工湖旁的卡其色。
       
         他站在湖边,神色专注地盯着湖水。
         突然,他抬头张望。
         第二次,与他的视线相交。
         他笑了。
         一个送给自己的笑。
         心跳仿佛就静止在了这一刹。
        
         "Hello."
         "And goodbye."
          小小的卡其色淌入了烧成金红的湖水中,漾起了好似焰火的水花。
         像是天使,坠入了炼狱之火。
         不管不顾地扔下价格不菲的相机,飞奔着冲向渐渐沉入湖水的他。
         "Castiel,don't!"

tbc.

评论(6)

热度(8)